您当前的位置 : 华安新闻网 > 旅游 > 名胜古迹

圆楼始祖齐云楼

名胜古迹   时间:2017-05-11 10:59   http://www.huaannews.com/   

 

  ⊙杨跃平

  一阵大雨刚过,苍穹挂满绚丽的云彩。举目远眺,群山如洗,满目苍翠。我与县博物馆的同志一起,怀着对郭氏先祖的崇敬心情,再次踏访被誉为土楼之母的齐云楼。

  齐云楼坐落在华安县沙建镇岱山村。岱山村也叫“大山”村,因处在上坪盆地中最大一座山而得名。走近村庄,远望齐云楼,虽历尽沧桑,满目疮痍,却巍然屹立于高山之巅,在阳光下更显得雄伟壮观,气势磅礴。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  齐云楼群山环抱,枕山襟溪。东临溪涧谷口,西倚山麓缓坡。因楼建于村中最高处,四周森林茂密,云雾缭绕,站在山下仰望,楼云相伴,云横圆楼,因此得名“齐云楼”。它与四周倚楼而建,错落有致的民居,形成“众星拱月”之奇特景观;民宅白墙黑瓦,土楼黄墙黑瓦,高山绿树红花,层层变幻,形成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  据《郭氏族谱》记载,华安上坪郭氏是唐名将郭子仪二十七世孙郭文达的后代。据道光十八年(1838年),岱峰十八世裔孙郭继伋写的《岱山记》记载,齐云楼为郭文达后代所建。数百年前,如此震憾的圆土楼,为何建于林深径幽,远离喧嚣,地势险要的小山包之上?凝思之际,老村支书道出一个秘密:齐云楼在建筑择址上非常讲究。它以位于南边、建于宋朝的祖厝岱山寺为牛头;以位于北边、据传为开基祖郭文达亲植的古榕树为牛尾;而椭圆形的齐云楼即为牛肚。形像一头吃饱喝足的肥牛正在酣睡,村民们称之为“饱牛睡地”,祈望子孙后代根深叶茂,体壮如牛。

  齐云楼大门朝西,呈拱形,方形条石干砌而成,历经百年风雨,依然固若金汤。门额镶嵌石匾,镌刻“齐云楼”楷书三字,上款为“明万历十八年(加刻:大清同治丁卯年)吉旦”,字迹清晰,风格遒劲。下款石刻模糊,博物馆馆长林先生,爬上竹梯,手指顺着一笔一画,终于破解为“春谷旦鼎建孟十月重兴同立”。由此可见,齐云楼始建于明万历十八年(1590年),迄今已有425年。这是中国具有始建绝对年代最早的圆土楼,也是我国最早的单元式结构的古寨。堪称“世界圆土楼的发祥地”、“圆土楼始祖”,亦称“楼祖母”。如今,土楼虽残垣断壁,一片荒凉,但昔日的辉煌与悲壮则像一颗璀璨的东方明珠,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。

  我们兴致勃勃沿着土楼外墙环绕一周,尽力放慢脚步,放飞思绪,穿越时空,追寻土楼的前世今生。目之所及,满眼沧桑。外墙上半部分为夯土墙,下半部分为花岗岩垒砌石墙。楼高9米,墙厚1.3米,总占地面积4300平方米。石头大小不一,形态各异,颜色多样,有方形、圆形、三角形,还有不规则的石块垒砌而成。驻足凝视,一块块饱经风霜的石头,似乎都在诉说着一个个鲜为人知、风云变幻的动人故事。仰望夯土墙体,虽几度重修,却掩饰不了烽火洗礼的印迹。有的屋檐腐朽,瓦片无踪,留下一个个“天窗”奇景。墙体千疮百孔,弹痕累累,有的碗口大小,有的深陷如坑,有的裂隙如沟。夯土墙上下两排风格不一的木制窗户,大多变形关闭,昔日通风透气,瞭望观景,守望家园之功能,如今已成摆设。东向墙体上为黄土夯筑,下用板材垒砌。落日余晖在墙体上镀上一层金光,随行的小李,撑开花伞,绽放笑颜,把青春秀美定格在古老的建筑奇葩上,融入在柔美的金光里。

  我们爬上陡坡,双脚踏在21级石板上,觉得特别凝重与沉稳,凝视着这磨得光滑透亮的每层石阶,这又沉浸多少土楼人的心血与汗水。每踩踏一级石阶,我仿佛看到了土楼人坚实有力的脚印,感受土楼人的幸福欢乐与凄苦悲凉的故事。

  走进大门,展现眼前的是残墙破壁,杂草丛生,一片凄凉,昔日大家族的风光不再依旧。但这椭圆形的齐云楼往日的雄壮威武、气势不凡仍依稀可见。齐云楼为双环式土楼,外环二层、内环一层半,大中小共有26个单元。每个单元入口朝向院落。土楼南北长66米、东西宽48米。楼内大院为椭圆形,显得宽敞明亮。其中有一口方形水井,井深30多米,可供楼内几百号人用水。在当时没有任何机械的条件下,全靠人力操作,其艰难程度不可思议,体现楼主为子孙后代能安居乐业,深谋远虑的眼光。

  漫步在土楼的每个单元,我们不难看到各个单元的独具匠心,不难感受到昔日楼主的独具慧眼。各单元由门厅、厨房、天井、厅堂、卧室和遮廊组成。门厅后面是天井,天井两侧连接内外环楼,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,有梯形、方形和矩形,面积大的有10平方米,小的只有1.5平方米。小天井不仅有利阳光照射、通风透气,又确保水流畅通。大单元外环为三开间,有如现代豪华套间;小单元与现在的单身公寓十分相似。每开间自备楼梯,上下自如。说明楼内居民有严格的等级区分。各单元纵深也不尽相同,西侧浅、东侧次之,南侧最深。我在惊叹之余,对建楼者匠心独运仍百思不解。如果说,齐云楼的历史长度可以算计,那么其建筑艺术高度却无法丈量。这种设计十分科学,每单元即各自独立,保证某些隐私性,又减少邻居间的相互干扰;中心大院是共同的空间,为楼民提供一个相互交往,维系亲情的平台。站在中心院落,环顾四周,从院落、内通廊,到内环楼、外环楼,逐级递增,韵律有致。400多年前,在深山野地建造单元式圆土楼,无论是择址、设计之科学,还是规模、气势之宏伟,无不令人折服,叹为观止。

  齐云楼除正门外,南北两侧各有耳门,连接耳门是条狭长通道。南门为生门,北门为死门。嫁娶从生门进,殡丧由死门出。这一奇特习俗的背后,蕴藏着一段悲壮的故事。清咸丰年间,齐云楼住满了三四百号人,楼内血气方刚的后生郭凸、郭好率十几位年青人,投奔太平军来王陆顺德部,后被乡绅告密。总兵罗大春在清朝大臣左宗棠的指挥下,率千余清军攻打齐云楼。楼民凭借有利地形,奋力抵抗,与清军激战二三昼夜。楼民死伤200余人,十分惨烈。清官兵也遭重创,清军郭松林部从厦门携洋炮前来支援。眼看楼将被攻破,楼民性命危在旦夕,郭凸郭好急中生智,声东击西,组织楼民佯装北门突围,在清军上当后,迅速从南门逃出。终因寡不敌众,楼被攻破,郭凸郭好等英勇牺牲。楼民凡从南门逃出者生,从北门逃出者亡,故有“生死门”之说。这一段历史传说给齐云楼增添了几分厚重,几分庄严,几分神秘。

 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,登楼远眺,倒逆时空,闭目遐想,昔日战火烟云,楼民顽强抗暴,血流成河的惨烈壮举,萦绕眼前。岁月悠悠,中国圆楼始祖齐云楼,历经精兵利器的围攻,血泪与刀光的洗礼,凤凰涅槃,欲火重生,烈焰开成英雄花,青烟化作共和魂,郭氏先祖坚贞不屈、誓不降服的精神代代相传。

来源: 编辑:陈芳清 时间:2017-05-11 10:59 收藏此页